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--.--.-- --:--|スポンサー広告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
書評-花容天下

2006.08.12 11:33|書. Reading
花容天下 by 天籟紙鳶

內容:主角不知為什麼掉入了古代,只知在昏迷中有人跟他說:
「你如果想回原来的世界,就要取得天下两大秘宝。这两个秘宝都在最强最美的人身上。一个与“莲”有关,一个与“梅”有关。  其实告诉你也没有用。的  因为那你一旦拿到手了以后……就不会想回去了。只要你反复想想这四个字——花容天下。」

而主角林宇凰就決定去找當時傳聞天下最強最美的人重火宮「重蓮」。

評:(涉劇情)
一直想打花容的長評,可是上次打了不久就hang了,打擊太大沒有再打下去。
作者文筆不算好,故事佈局也不是上成,可是劇情抽得著讀者的心。

當時我一看到那麼玄的開頭白「一但到手之後,就不想回去,記著四個字"花容天下"」我就立即很有興趣。

留了一個謎給我,似乎不是簡單的穿越文。
之後開始展開的劇不算新鮮,可是又有一點令看得很著緊!

主角林宇凰有點小白又有點蠻,可說喜歡不上的...
但當他開始忘了現世的事卻開始同情他!
宇凰一開始已經知是穿梭而來,可是卻不太記得現世時的事,名字也忘了,所以直用了這古代身體的名字-林宇凰。
可是接下來,一直找真相時,他開始一點一滴忘了現世的事,而原本林宇凰的記憶卻慢慢回來了。
宇凰知道都找不出謎,自己的意識會沒有,可能會變回真正的林宇凰。

而另外,一直陪他一起的人就是林宇凰本身的師兄-林軒鳳。
原本林宇凰和林軒鳳是一對小情人。
所以宇凰有時會覺得很對不起師兄,可是他自己就是愛上了重蓮。

重蓮...
一個人格分裂的人物...
有時溫柔的很,扮成公子接近林宇凰。
可是另一個性格卻是暴戾....
看到故事最後,卻是個最扭曲又情痴又可憐的人...
(媽的!林宇凰、林軒鳳也是可憐可惜到死...5555)

宇凰結果還是跟重蓮一起,而且因為重蓮的奇怪武功特質,還可以男男產子!
(有次宇凰上了重蓮,可是平時重蓮是攻的,一次受就有BB,宇凰真強呀)
而生了女兒之後,重蓮叫女兒做「重上凰」!!!!(看文的一堆人笑翻了)

可是,本小說最強最勁是虐心!!!
宇凰跟重蓮一起,甜甜蜜蜜的。
作者很虐心地開始寫起林宇凰記起這身體和其師兄兩小無猜的事來!
原本一看就知,林宇凰跟重蓮就是本命的一對,師兄注定沒結果,所以對師兄不會太留心。
可是作者一寫兩小無猜的林宇凰和林軒鳳時,會覺得他們很可愛很登對呀,內心會不開始不忍!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一岁的时候,只会念轩凤哥三个字。
  三岁的时候,只会跟着轩凤哥到处跑。
  六岁的时候,就想着怎么才能打过他。
  八岁的时候,整天在换着花样整他,可是每次都会被他揭穿,于是愈战愈勇,发誓一定要让他臣服在林少爷我的脚下。
  十一岁的时候,轩凤哥突然就被整倒了,觉得很奇怪,自此屡战屡胜。
  十二岁的时候,发现轩凤哥其实是故意让着我。然后天天想办法让他不要让我。
  十三岁的时候,两人相处的气氛渐渐变得怪异起来,满脑子都是他。
  从十四岁开始,认定两人会在一起一辈子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後來師兄來找宇凰時,宇凰向師兄道歉(師兄知道了主角不是林宇凰本人)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林轩凤的目光脆弱而无力,却勉强挤出了一个安然的笑容:“宇凰,我会等你回来。就像那一年,你等我。”
  我的魂魄在那一瞬间被吸走了。
  林轩凤在笑。笑如桃花,风情万种。
  可是他的身体却在微微颤抖,连同他那双扶着我肩膀的手。
  突然很想站起身,抱住他。
  只是我没有资格。
  因为,他不是在对我说话。

又回忆起了那一个夏日。
  站在小溪边玩耍的少年,一脸春风般柔暖的笑:“大青蛙背着小青蛙,小青蛙背着小小青蛙,大青蛙是师父,小青蛙是我,那么小小青蛙是谁呢?”
  
  凉风吹入窗牖。
  烛台上滴满了微黄的油蜡,晕黄色的光。
  林轩凤正待推开房门,却又一次被我叫住:“轩凤哥。”
  林轩凤依旧没有回头:“什么事。”
  声音有一丝哽咽。
  我深深叹了一口气,朝他走了几步:“小小青蛙是我,对不对?”
  林轩凤的背脊徒然僵直。
  我走到了他的身后,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  
  一阵狂风刮过,吹熄灭了蜡烛,吹乱了两人的头发。
  林轩凤转身,眼睛早已哭得红肿。
  顿时我更是手足无措。
  正想着怎么去安慰他,却被他紧紧抱住。
  心又开始狂跳了。
  这种感觉……竟和那些回忆中林宇凰脸红时完全一样。
  林轩凤没有说话,只是用尽全身力气去抱住我,就像是把他的思念都灌输在这一个简单的拥抱中一样。
  紧得几乎让我喘不过气来。
  我才想起来,小小青蛙不是我。
  是林宇凰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那時一句「小青蛙是我」,心頭一緊。(感動!!!)
可是師兄不久就因病而死了,死了之後,宇凰才知所有的陰謀所有的誤會。
因為由始至終,他們二人真的本命一對!
知道究竟是什麼一回事時,真的很SHOCK!
也只能說,這種劇情很對我口味,而且謎題解開之後牽起一片大浪-可惜疼心不甘!!!
虐~~~心~~啊!!!!
可憐的凰兒,可憐的軒鳳哥!

這篇真的虐得我很痛,因為看完花容天下很久,常常會想起來...唉
ending看到最後也算是HE,因為宇凰原諒了重蓮。
可是也虐重蓮得很(很爽他被虐又有點心疼)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秋日的瑶雪池。
  红莲已谢,满院落叶。
  
  有一个人坐在莲池旁的石头上,长发及腰,乌亮如玉。
  他就这么静静地坐着,背对着我。
  那一瞬,我以为自己的眼花了。
  反复揉了揉眼睛,才发现真的是他。
  
  忽然,他转过头,对着瑶雪池的方向半侧过头:“凰儿。”
  我扶着岩石的手一紧。
  正准备出去,却看他站了起来。
  他的面前,一棵孤零零的小树。
  “凰儿,凰儿。”
  他手中拿着几片薄薄的竹叶,对着那棵小树挥来挥去,“凰儿,你看,这是凤凰竹的竹叶,你最喜欢的凤凰竹。”
  竹叶微微泛黄。
  而他依然拿着它,在空中轻轻摇晃。
  没有人回答他的话。
  落叶乍开合。
  庭院里一片寂寥空旷。
  “凰儿,我把这个给你,你不要生我的气了,好不好?”
  “下次不要装死吓我了,好不好?”
  “你原谅我……好不好……”
  …………
  暮色凄凉。
  小树在秋风中脆弱地飘摇。
  从头至尾,都只有他一个人在说话。
  
  他的眉头锁得很紧,一直盯着小树,似乎正在等待审判。
  落叶卷细沙。
  瑶雪池的水清且静。
  澄澄人影浮。
  渐渐的,细长的眸子弯了起来。
  “凰儿,你原谅我了?你终于不生气了?太好了,你不生我的气了……”
  他站起身,扬头眺望着苍穹。
  浩茫茫的苍穹。
  无边无际的苍穹。
  他伸开双臂,在庭院中转了好几个圈。单薄贴身的轻衣在空中震颤,长发沓飒起舞,乌夹杂着雪白,缥缈虚幻,非烟非雾。
  “凰儿原谅我了,凰儿,凰儿,凰儿……”
  落英缤纷,残叶翻卷。
  四周的景色都因为他而光鲜起来。
  清脆的笑声在庭院中阵阵回荡。
  这是我见过他最美的样子。
  
  因为,他从来没有这么幸福地笑过。
  
  他朝小树跑过去。
  紫靴在地面摩擦出沙沙声响。
  靴子上的羽绒舞动。
  长发如云游。的49
  他抱住了那棵小树,轻轻抚摸着树梢残败的枯叶:“凰儿,我会一辈子保护着你,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人欺负。因为,我是全天下武功最高的人。”
  叶子飘落在地。
  他歪着头,笑得一脸痴迷,耳朵上的银莲闪闪发亮。
  
  朱砂和海棠牵着雪芝走了进来。
  重莲立刻转过头,看了一眼雪芝,对那棵小树说:“凰儿,我们的宝贝丫头来了。芝儿,快叫二爹爹。”
  雪芝细细的眉毛拧在了一起:“爹爹,芝儿想二爹爹了。”
  重莲轻轻抱起雪芝。
  “二爹爹就在这里。你别老欺负他。他跟你一样,都是傻小孩。”
  雪芝扁了扁嘴,哭了出来。
  “爹爹,跟芝儿回家,求你了。”
  重莲转过头,温柔地凝视着小树:“凰儿,我们回家,好不好?”
  秋风吹过。
  小树的枝桠在风中轻轻摇晃。
  “二爹爹还想玩,芝儿先回去吧。”
  重莲吻了吻雪芝的头,把她放在地上。
  脱下外套,裹住了小树。
  “凰儿,天气冷,你又只穿这么点。”
  雪芝抬起小小的脑袋,小手抓住了重莲的裤脚,哭丧着脸道:“爹爹,我求你了,那不是二爹爹,二爹爹早死了……”
  
  重莲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,手上的动作停了下来。
  转过身,眼神冰冷地看着雪芝,扬起手——
  啪!
  雪芝白白嫩嫩的脸挨了一个响亮的耳光!
  幼小的身躯重重跌在地上。
  雪芝捂着自己被打得红肿的脸,不可置信地抬头看着重莲。最后眼眶一红,趴在地上大哭了起来。
  海棠垂头走到雪芝面前,指着小树。
  “芝儿,它就是二爹爹。”
  朱砂捂着嘴,眼泪大颗大颗往下落,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。
  
  “他没有死!没有——凰儿没有死!!”
  重莲跌跌撞撞地后退了一步,靴子跟撞上了小树,树叶被撞落了几片。他猛然转过头去,抱住小树心疼地说:“凰儿还在的,凰儿还在……凰儿,对不起,我弄疼你了吗……”
  小树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。
  雪芝已经哭到失声。
  “凰儿,你说话,你说话啊,你告诉他们,你还在……”
  他用力摇晃着小树纤细的身躯。
  双眼渐渐失去了神采。的
  靠着小树,身子慢慢滑在了地上。
  抱着自己的双肩,身体蜷缩起来。
  颈项处的红莲黯然无光。
  海棠抱起雪芝,拍了拍她身上的灰尘,道:“宫主,我们退下了。”
  重莲只是呆滞地看着前方。
  朱砂揉着哭红的眼,随着海棠一起走了回去。
  
  秋风萧索。
  落叶在小树与重莲周围盘旋飞舞。
  重莲贴在了细细的树干上,口中似乎在念着什么东西,仔细认了半晌,才看出是两个字,凰儿。
  没过多久,他突然按住自己的胸口。
  身体一震,一口血吐了出来。
  血顺着他的嘴角流到了领口。
  又连咳了几声。
  他翻过身,仰头靠在树干上,眼神散涣地喘气。
  一抹月色落下。
  照得他脸色越发苍白。
  
  我抓住岩石的手早已血流如注。
  
  没过多久,他又伸手将树干抱住,闭上了眼睛。
  一滴眼泪从他眼角流出。
  顺着白玉般的脸,一直滚落到下巴。
  
  我从岩石上跳了下来,朝他走过去。
  
  每走一步,心都在疯狂地跳动。
  
  我停在了他的面前。
  伸手刮掉了他眼角的泪水,用袖子替他擦了擦嘴边的血。
  
  重莲蓦然睁开眼睛。
  一双漆的眼睛。
  瑶雪池仿佛这一瞬间有了生命,水声潺潺。
  
  飞舞的落叶中。
  我与他静静地凝视着对方,许久许久。
  
  “莲,我想雪芝了。”我朝他伸出了手,“一起回去……好不好?”
  秋月圆如镜。
  月色如水。
  重莲将手放在了我的手上。
  嘴唇微微颤抖。
  
  “好。”
  
  我拉着他站了起来。
  
  昙花一现,蜉蝣朝生暮死,都有过最美的一刻。
  人的一生相对万物的永恒来说,却也不过是弹指的一瞬。
  他杀过多少人,做过多少错事,是男人或是女人,抑或是二者皆非……对我来说,早已再不重要。
  事到如今,无论是仇恨还是孽报,我都愿意去背负。
  愿意与他一起背负。
  
  重莲紧紧握住我的手,似乎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。
  我在重莲的脸上捏了一把:“大美人,不要再做白日梦了。”
  
  瑶雪池的出口,海棠和朱砂一人抱着一个女孩。
  两个女孩的脸柔似春风,笑若花容。
  
  不识君谁怜天下。
  为谁妍月貌花容。
  
  如今,我已拥有花容天下。

コメント

沒圖,但我看書名有印象…
好像是3xxyen一本的樣子,我上次是5000?
你有空可以去看看~XD

有圖嗎有圖嗎???

RUI!
今天在明X堂找了下,看到"ねね&るる"這個有兩本,是上次弄丟的那三本之二嗎??
非公開コメント

09 | 2017/10 | 11
1 2 3 4 5 6 7
8 9 10 11 12 13 14
15 16 17 18 19 20 21
22 23 24 25 26 27 28
29 30 31 - - - -
Profile

RUI

Author:RUI

poupeegirl fashion brand community

分類

日記

感想

月記

Link

搜索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